2016年12月某夜八点多,云阳县税务局征管科科长、摄影发烧友梁国华打开职工微信群,正打算把近日捕捉到的一些“精彩瞬间”分享给同事们,突然眼前一闪,蹦出一个视频文件。

“王兴全这小子,搞什么鬼?发个黑黢黢的视频来!”梁国华正想着,王兴全又发来一句话:“看看,这是哪里?女同胞们,怕不怕鬼哟!”

梁国华哑然失笑:“这小子又在刷存在感了!”顺手点开视频,只见视频里一片漆黑,隐约可见山的轮廓和树梢在摆动。风声呜咽,一阵紧似一阵,拍打着什么物体,发出“啪……啪……”的声响,令人脊背发凉。他继续往下看,看到有窗帘一闪而过,不禁恍然大悟:这段视频定是王兴全在他住所的走廊上拍的。于是,他打趣回道:“王二哥,寂寞时你就数数星星,望望月亮,别装神弄鬼,吓唬群里的妹妹们。”

话一发出,梁国华就失悔了,因为他突然理解到这位同事的行为。半年前,王兴全被派到双土镇长保村担任驻村扶贫工作队队长、“第一书记”。自从下了村,他就一直住在村里。长保村海拔七八百米,距县城一个多小时车程,离镇上也不近,他住在村委会办公楼里,漫漫长夜唯有手机可供消遣。

“也真是难为他了!”想到这些,梁国华不禁暗叹一声。他比较了解王兴全,对他驻村后所干的工作也略知一二。王兴全当过兵,参加过对越自卫还击战;在乡镇财税所干过,对农村工作甚为熟悉;后又在县局管理后勤,学成了“多面手”。他甚是佩服王兴全,驻村不到半年,就施了个“奇招”,使扶贫工作收到良好效果,从而也让他们驻村工作队在群众满意度测评中得了一百分……

“整点东西,‘智扶’老乡”

2016年7月,王兴全被组织上派到长保村。初到村里,每天的主要工作就是入户走访,他总觉得不对劲,心道:“得给乡亲们整点东西出来。”

没过多久,他去县城办事,顺便来到局里,找办公室借投影设备。办公室副主任汪良树问他要投影设备做什么,他说:“我得把老百姓塑造一下!吃了饭就蹲在门口,多早就上床睡了!”

汪良树笑道:“王二哥,你要搞啥子名堂?你想啷个‘塑造’老百姓?”

王兴全说:“到时你就知道了。”等汪良树拿出投影仪,他抱在胸前,道一声谢就走了。

王兴全回到村里,打了几个夜工,制作了一些幻灯片,下载了几部影片。一天傍晚,他吃过晚饭到村里转了一圈,问大家喜欢看电影不。都说喜欢看。王兴全就说:“你们到姚大娘家的坝子上等着,我回去搬电影来给你们看。”

他回到村委会,把投影仪、手提电脑和他自备的移动WiFi、移动硬盘等,统统装进自己的车里,开到姚大娘家的坝子上。

坝子上已聚满了人,见王书记开车来了,都围了上来。王兴全把车横停在坝子一头,叫人从姚大娘家搬来一张桌子。他从车上拿出投影仪、手提电脑等放在桌子上,又拿出幕布用架子撑好,靠在小车侧面,然后利用小车供电,把电源分别接到电脑和投影仪上。

一切准备就绪,王兴全拿起话筒,高声说道;“乡亲们,大家都坐好,听我说哈!放电影之前,我们先花十分钟时间学学政策,然后再看大片!”

群众都说:“要得!”

于是他打开幻灯片,给乡亲们讲解什么是精准扶贫、为什么要精准扶贫、如何实施精准扶贫等内容。幻灯片放完,他起身说道:“顺便说下当前村里的工作。村里正在计划修建组级公路和人行便道,三组、六组的组级公路已经报到政府,进入了扶贫库。在这里我要提醒大家,一旦工程上马,大家要积极支持,千万不要阻碍工程施工。好比你家有两个娃儿,不听话的那个肯定就要被晾在一边,不讨父母喜欢的。大家说是不是这个道理?”

“是这个道理!”下面齐声回答。其中有人说:“王书记,你放心!我们不会乱来!”

王兴全又说:“再说一件事。我们村里有些人很不注重交通安全,有的骑电瓶车带三四个人,有的开摩托车在公路上横冲直撞。事故不分老和少,当心小命完蛋了!还有人喝酒没有节制,喝高了就闹事。你喝就莫喝醉嘛,喝醉了媳妇还能跟你睡?”

此时,乡亲们早已笑得东倒西歪,纷纷拍掌喝彩,有人就高声说:“书记说得好!我们听书记的话。”众人也跟着说:“听书记的话!”

“好,响鼓不用重锤。看电影!”王兴全开始播放电影。这次播放的是《开国大典》,大人小孩都扯着脖子看得入神。片子播完,众人都问下次还放不。王兴全说:“放!不放电影,你们多早就猫在床上挺瞌睡,有啥子意思嘛!”又引来一片笑声。

之后,王兴全又陆续给群众播放了《铁道游击队》《新铁道游击队》《巨额来电》等片子,隔五六天就在住户相对集中的地方轮流播放。村民一听说要放电影,便互相传话:“放电影啰!”大家就提着凳子,打起电筒,陆续赶来。每次播放电影,王兴全都要先放一则幻灯片,给村民讲解相关政策,说说村里的大小事,其效果胜过开院坝会。邻村的扶贫工作队知道此事后,也把他请去放电影,宣讲政策。

电影播放了几部,王兴全又觉得不对劲了。他想,政策讲完了,总不能炒冷饭再来一遍吧。突然想起六组贫困户朱成兵鱼养得孬,不懂科学养殖,菜呀草的,铺天盖地往鱼塘里撒,结果鱼因缺氧“翻塘”,买鱼苗的一千多元钱都亏进去了。于是他又决定放科教片。他到畜牧局借了一堆养鱼养猪养鸡养鸭的光碟,又在网上下载了一些农作物栽培的科教片。这下更受群众欢迎了,大家一边看一边还相互讨论。

科教片放多了,王兴全自己也成了半个专家,时不时到朱成兵和其他村民家走走,给予指导。年底,他又转到朱成兵家,问他今年的鱼卖得如何。朱成兵含笑凑上来,伸出两根指头,轻声说道:“卖了两千多!”随后又退开,提高声调说:“王书记,你的电影实在是放得好啊,让我们看了电影,又学了技术,还弄懂了政策。”

王兴全笑道:“扶贫扶智,不把大家伙儿的智力扶起来,啷个来脱贫?”

朱成兵也呵呵笑起来,连声说:“书记说得对!说得对!”

“一机在手,信息全有”

2017年下半年,税务局的一众长保村帮扶责任人又下村来走访。大家一来,就涌到村办公室电脑上去调阅帮扶对象的档案。档案调出来,又排队打印,快到中午还没搞完。

“太麻烦了!这要捱到什么时候才能走访完!”有个帮扶责任人嘀咕起来。

王兴全正巧从门外进来,听见这话,便问:“啥子太麻烦了?”

“你看嘛,”这位同事说,“我们有十来个人,每个人要帮扶五六户,总共就是几十户。光是调档案、打印就要花不少时间,而且又浪费打印费……”

王兴全没听他说完,就低头沉思起来。他寻思,是不是又能整点什么东西出来?

下午走访完贫困户,大家准备回县城时,王兴全拉住带队的副局长秦军卫,兴冲冲地说:“秦局长,我有个想法。”

秦军卫说:“你又有啥子想法?”

他举起手机一晃:“嘿!一机在手,信息全有!我要搞个新玩意儿!”

秦军卫笑起来:“你说啥子哟!什么新玩意儿?”

“我要搞个电子手册,这东西搞出来,一定会大大提高我们帮扶责任人的工作效率。”

“你小子点子多,”秦军卫敛起笑容,正色道,“好好搞,我们等着你的新玩意儿出来。”说着就上车走了。

当天晚上,他打开手提电脑,开始实施他的想法。由于制表技术不熟,他鼓捣一晚,直到天边泛起鱼肚白,还是束手无策,只好暂时将这事儿搁下。

过了一段时间,王兴全接到县局办公室打来的电话,说组织上要派赵国云到长保驻村。

“赵国云?”他顿时兴奋起来。赵国云可是局里的电脑高手,他一来,自己的“新玩意儿”就有谱了。

赵国云来到村里的当天,王兴全就迫不及待地跟他谈自己的想法,商量如何制作电子表格。第二天,他叫上另一个驻村队员秦茂杰,三人到村办公室综合服务岗去提取全村贫困户的数据,打印出来抱到王兴全的房间,堆在桌上有半人高。三人分工:赵国云负责设计模版、制作表格,秦茂杰负责整理、归类,王兴全负责档案核对、数据录入。

三人白天忙完工作,天一擦黑,又开始了新的一轮工作。时值秋初,暑气未消,三人赤膊上阵,连续熬了七八个晚上,终于在最后一天凌晨三点多钟,大功告成。

他们给电子手册取名为《长保村扶贫电子档案》,给每个帮扶责任人都制作了一份。《电子档案》里分为三大块:基本信息、帮扶对象、分户家庭信息。“基本信息”中分别列出了帮扶对象的家庭人口、致贫原因、脱贫状态、贫困户属性等等信息;“帮扶对象”中有“到户政策明白表”和“年度收支情况明细表”,分别列出了保险、医疗救助、住房安全、产业扶持等十一项到户政策和生产经营性收入、工资性收入、财产性收入、转移性收入及家庭其他支出等收支情况;“分户家庭信息”中分别列出了所帮扶对象的家庭成员相关情况。在这份《电子档案》中,帮扶对象的所有信息一应俱全,备极详细。

大功告成之际,王兴全谈了一番感想,其要点是:扶贫工作也须与时俱进,新时代的扶贫干部要运用新思维,充分借助信息化、大数据等手段和团队的通力合作,才能使扶贫工作更加精准有效。

时隔不久,局长罗洋和副局长秦军卫带队下乡帮扶。罗洋看了《电子档案》,大加赞赏,说:“这不但能提高帮扶责任人的工作效率、节约成本,更便于帮扶责任人更好地帮扶,真正做到精准扶贫。”

王兴全接话道:“我们还会适时更新数据,能够保证帮扶人拿到的都是最新、最准确的数据。”他告诉众人,《电子档案》还有一个作用,能够让贫困户及时了解自己到底享受了哪些政策,有利于扶贫工作顺利开展。此前,有个帮扶对象没享受到低保政策,对村里甚为不满。王兴全拿出手机,打开《电子档案》,把他家所获得的资助、家里的收支情况一一算给他听,算得他脸都红了,讪讪地说:“原来享受了这么多呀!”再不好意思提要求了。

秦军卫拍拍王兴全的肩,赞许道:“王二哥,你这个‘新玩意儿’,果真是‘一机在手,信息全有’!”

“是的,爸爸‘举了手’”

2019年正月初七,凌晨6点刚过,还沉浸在睡梦中的赵国云就被王兴全的电话催醒了:“兄弟,起床啰!该上路了。”

赵国云和王兴全的家都安在万州,平常周末回家,他们总会在周一早上八点半之前赶回村里。赵国云没想到王书记在春节期间也这么较真,不免有些意外,但他知道这位军人出身的“第一书记”自律性特强,自己也没理由违规,便一骨碌爬了起来。

王兴全、赵国云驾车出发了。八点二十几分,他们准时到达村委会门前。刚一下车,就听见蒋大娘惊呼一声:“天呐!王书记,你们恁个早就梭来了?”

蒋大娘扛着锄头,正要上坡干活,王兴全便说:“你们恁个早就要上坡了,我们不早点梭起来,未必要等到中午才赶来吃午饭吗?”又玩笑道:“幸福都是奋斗出来的!”

这天,食堂没开火,中午、晚上两顿饭,乡亲们争着拉他们去自家吃。在乡亲们眼中,这位县里派下来的书记,说话风趣,办事公正,待人热情,处处为大家着想,是他们心目中的“活雷锋”。三组村民何九香跌落田坎,是王兴全带领驻村队员救助及时,使她避免患上后遗症;二组村民曹颖一家四口骑电瓶车出事故,是王兴全救助措施得当,保住了她四岁小儿一条命。王兴全每次去镇上办事,不管天晴落雨,回村时都要绕到中巴车发车点,顺道载回长保村赶场的村民。尽管老乡们买的货弄脏了他的私家车,他也毫不顾惜,反而说:“车子也就是一匹骡子,是为人民服务的,不是人民为它服务的。”

五组独居的姚大娘常念叨:“要不是王书记来了,要不是如今政策好,我们啷个能享这个福啊!”那是在2017年底,王兴全到村卫生室去,看见姚大娘蜷缩在病床一角,双手紧抱在胸前;几张病床上都没有被褥,房间里更没有空调。他立即上楼去把自己的大衣抱下来,给姚大娘披上。不久就给局里打报告申请资助,给卫室生安装了两台空调,每张病床也都配备了全套床上用品。后来又针对姚大娘的情况,使她享受到D级危房和低保政策。

有一次,副局长秦军卫下村来调研,顺口问村民彭海清:“老乡,你说说,我们这个‘第一书记’在这里到底搞得好不?要是搞不好,我们把他撤了。”

“嗨呀!啷个会不好哎!”彭海清急切地说,“千万莫撤!千万莫撤!王书记好得很呐!”

随行的人说:“这是我们局里负责扶贫工作的领导。”

彭海清说:“哦,你是局里领导呀。王书记回去后,岗位得由他选哈。”一句话逗得在场的人肚皮都快笑破了。

王兴全自然不会被撤回去,2018年驻村队员调整时,他就主动要求留了下来,因为他对幺女儿樱睿说过,自己也是“举了手”的。

他四十多岁才得这个幺女儿,很是珍视,可是后来由于驻村,陪女儿的时间不多。女儿进入小学后,有一个周末,他带女儿去万二中操场玩。女儿跑了两圈,停下来问他:“爸爸,你啷个经常恁个多事情哟,不陪我!”

“爸爸不是不陪你,爸爸在驻村,很忙,不能……”

“爸爸别说了,”樱睿打断爸爸的话,很确定地说,“你肯定是举了手!”

“举了手?”王兴全一愣,疑惑地望着女儿,追问一句:“啷个叫‘举手’?”

“你看嘛爸爸,”樱睿举起右手说,“我一举手,班主任老师就让我去扫地呀。”

从女儿后面的话中,王兴全搞明白了:每逢要打扫卫生,班主任就问谁愿意去,女儿每次都积极举手,常常被老师点中。他蹲下身来,握住女儿的双肩,看着她的眼睛说:“是的,爸爸是举了手的,那你是不是该理解爸爸呢?还怪爸爸不?”

樱睿摇摇头说:“不怪了。”

之后有一次,王兴全妻子打电话来,说女儿发高烧,想他回去陪陪女儿。此时正是县里脱贫攻坚的关键时期,王兴全歉意地说:“实在走不脱,辛苦你好好照看一下女儿哈!”

“那你自己跟她说!”

稍过片刻,电话中传来女儿柔弱的声音:“爸爸,你好久都没回来了,‘五一’也没回来。”

王兴全一时语塞,只觉鼻头一酸,柔声对女儿说道:“幺女娃儿,你不是说爸爸举了手的吗?举了手怎么能轻易丢下工作呢?就像班上做扫除,老师派到你,你不去迈?”

“嗯,”樱睿说,“爸爸,没什么,我只是心里想你回来。”

后来,当王兴全决定要将驻村工作干到底时,他把自己的想法对妻子说了,妻子并没有反对,只是怨中带笑地说了一句:“反正这几年也习惯了。”

他又对幺女儿樱睿说了自己的打算,最后说道:“你是班上的干部,爸爸跟你一样,也想做个好干部。”

樱睿扑闪着一对水汪汪的眼睛,俏皮地说:“你就继续干嘛,谁叫你举了手的呢!”

(记者 李旭忠)

 

Copyright © 2008-2016  时时彩怎么滚雪球 版权所有  主办:云阳县委宣传部  承办:云阳报社